欢迎您,游客。您可以选择 注册 一个新的帐户,或者用已有的帐户 登陆 本站。

大运不了情:闭幕只是新起点 开始下载

  • 软件大小: [!--filesize--]
  • 软件语言: [!--language--]
  • 软件类别: [!--softtype--] / 新闻中心
  • 运行环境: [!--softfj--]
  • 授权方式: [!--softsq--]
  • 软件等级:
  • 整理时间: 2018-11-28 20:54:18
  • 相关链接: [!--homepage--]
  • 插件情况:
  • 贴心提示: 本软件经过本站测试,但请下载后再次进行查毒
  • 卡巴检测: 安全 瑞星检测: 安全 江民检测: 安全 麦咖啡检测: 安全

进入论坛相关讨论区

界面预览(点击查看大图):

大运不了情:闭幕只是新起点 简介

  似乎早已离开,似乎又未走远,2011年事关深圳的一场记忆,不时弥漫在龙岗的民间。

  在官方文件及会议场上,“大运”一词出现的频率逐渐降低;但在民间,“大运”似乎并未远离。

  正如众多重大赛事深度影响一座城市,深圳第26届世界大会,改变着龙岗。

  当人们用历史的眼光来观察和记录这座城市在大运会前后的变化,就会发现,诸多改变足以令人吃惊——“龙岗,变化太大了!”不止一名外来游客向记者如此描述自己的感受。

  从曾经的关外农村地区,到农村城市化“转地”后的城乡结合部形态,再到如今正在崛起的新兴城区,大运会在龙岗城市化之旅中,注定是最浓墨重彩的一笔。

  在这场政府推动的重大赛事中,许多痕迹随着大运会的结束而烟消云散、转瞬即逝,但又该留下些什么来告诉未来?

  从曾经的深圳关外远郊,到如今正在成型的新兴主城,龙岗显然是大运会背景下深圳各区中最大的赢家。作为发展相对滞后、城市化水平最低的行政区,其在大运会前夕的欠账逐渐补回,尤以大运新城片区为甚。

  大运会期间,在深圳市政府组织的新闻发布会上,新闻发言人向媒体记者通报:龙岗区是本届大运会主场馆、大运村和主新闻中心所在地,这里有28个比赛场馆和训练场馆,共产生了159块金牌。本届大运会近一半场馆坐落在这里,一半以上的赛事在这里举办,一半以上的金牌在这里诞生;有1万多名运动员和官员短暂居住在这里,共享欢乐,畅叙友谊,并把龙岗留下的难忘记忆带到世界各地。

  “宁要关内一张床,不要关外一间房”,深圳民间的这句话形象地说明了深圳原关内、关外的迥然区别。但大运会让龙岗华丽转身,使其面目变得纷繁复杂起来,这种复杂有时让人难以捉摸:它已经不再是过去的工业区,不再是曾经的城乡结合部;新的在诞生,旧的还未消失,这是一个中间形态……

  过去,龙岗的主干道路条件差,车道少,市民可选择的出行方式少,交通拥挤,从原关内到龙岗最快也要1个多小时。交通问题就像一条鸿沟,横亘在龙岗与原关内之间。

  成功申办大运会之后,深圳合理布局了地铁网络、大运场馆等重要设施及其配套工程,并重点向原特区外倾斜,改变了原关内管理线外龙岗区相对落后的面貌,使龙岗区基础设施和环境建设迅速跃升。

  借助大运机遇,龙岗的交通状况实现了大提速。如今,深惠路改扩建工程已经完成,龙翔大道改造完工,水官高速扩建成全国最宽的双向10车道高速公路,北通道、南通道通车,丹平快速通车,70多条断头路全面打通,特别是大运专线号线万名市民的出行和生活方式,龙岗形成了立体式交通路网。

  “现在的龙岗,步入了交通便利的新时代,大运让龙岗的城市化进程至少加快了10年。”龙岗区有关人士如此评价。

  以大运中心为代表的高标准场馆群现已成为龙岗的新地标,场馆周围高楼林立,公园、绿道、商务区一应俱全,大幅提升了城区的生活品质。

  至今,龙岗给予外界的印象依然延续着大运会期间外宾与游客的评价——绿意盎然。

  数据显示,在大运会召开前的1年多里,龙岗对大运场馆周边区域和进入龙岗的深惠路、水官高速等4条主要通道和辖区内龙翔大道、龙兴大道、黄阁路等132条主次干道以及大运公园等重要节点进行了绿化提升,整治黄土裸露120多万平方米,建设了97公里的区域绿道,并将深惠路沿线座立交桥打造成“绿色生态地标”,绿化改造总面积达1500多万平方米,比近10年的总和还多。

  大运之后,大运新城北片区成为龙岗区推进规划建设的重点,龙岗欲将其打造成为龙岗城市发展的新引擎。

  根据《大运新城北区开发实施路径研究》,大运新城北区的城市建设目标是把该区域建成深圳市副中心的重要组成部分,成为以体育、教育、商务职能为主导的区域知识创新和高端服务的综合新城区。在经济产业发展方面,大运新城北区将会打造成为区域生产性服务基地、企业总部基地和科技人才创新基地,形成创意产业和文体娱乐产业集群,成为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的示范区。大运新城北区将实现城市综合环境资源的有效配置,达到城市经济效益、环境效益和社会效益最大化,让片区成为宜居宜工的高品质生态城区。

  根据初步规划,大运新城北区将用1—2年时间选择突破点,培育产业,用3—5年时间主导产业壮大,到2020年底,全面完成整个片区的开发,使大运新城真正实现“品质上城、创业特区”的总体目标。

  龙岗还下大力气开展立面刷新、城市更新、河流治理等与市民生活息息相关的行动,以季节分明、错落有致、色彩缤纷的道路绿化景观,充满创意、简洁明快、富有变化的建筑风情,美轮美奂的灯光夜景、水清岸绿的龙岗河,向中外嘉宾展示龙岗宜居城市的新形象。

  从远郊到主城,既是深圳龙岗区在2011世界大运会之年里的转身轨迹,又是过去5年里这座城区的真实记录。

  刚刚过去的5年,是龙岗区建区以来城市建设投入最多、发展最快、变化最明显的时期。

  “从自己的屋子里走出来,逐步参与公共文明与事务,关注社会与国家事务。”大运会期间,无处不在的志愿精神,成为龙岗未来社会的精神内核之一,也将成为这座城区发展的软实力。

  无处不在的志愿者,成为深圳龙岗迎办大运会的全新风景。从表面上看,这场国际赛事培养了龙岗区不断成熟的志愿精神,实际上,对龙岗影响更深的是——人口素质、城市人文素质的综合提升以及萌发的现代公民意识。

  居住在布吉的张先生频繁出没在深圳本地的各大论坛,激扬文字,针砭时弊,其名声在网络论坛上日益高涨。为此,张先生获邀参加了两次布吉街道办组织的网友见面活动,参加了龙岗区主要领导召开的布吉交通整治工作专项调研会议,并与龙岗区各级领导面对面坐在一起,共同探讨布吉交通及市容环境的整治工作。

  “我从来都没有想过,要靠我在网上的行为去获得些什么,我也很少跟政府部门打交道。”张先生表示,其在网上的行为完全出于一种本能的参政意识。

  仿佛如同一场梦、一场巨大青春PARTY过后曲终人散给人带来某种怅然若失,这是不少大运志愿者在大运会结束后的某种心态。如今,这种若隐若现、挥之难去的情绪,随着时间的冲刷而逐渐消弭。

  2011年,大运会之于刚刚18岁的龙岗区,正如一场严肃而引人瞩目的成人礼。行走在龙岗,你难免喟叹一场国际赛事对于一座城区从大至小、自上而下、由宏至微的改变。

  或许身处此城太多年月,或许我等不再岁月轻狂,我也不再只是专注于赛场内的竞技较量,而试图在陌生化、距离感后,观察这场赛事中的基层政府运行图谱,以及在大运会中的局中人和难以逃脱、被深深影响着的局外普通人。

  对于深圳龙岗这片土地以及龙岗的场馆建设速度,国际大体联足球单项技术主席威廉·约翰·沃诺克(William John WARNOCK)去年在与龙岗区区长姜建军交谈时“表示惊叹”,因为他第一次来时这里还是一片空地,但再来时已建成了漂亮的比赛场馆。

  香港媒体同行的评价在冷静中也不乏中肯:日后在工业经济发展和提升环境质素之间如何平衡,真正达到世界级大都市圈的水平,是比主办一次大运会更持久的挑战,大运会只是一场中期试。

  未来留给深圳龙岗的路且艰且长。对于深圳而言,站在30年的基点上理解大运会,会有全新的意义:大运会闭幕,新的30年又将启程。

  在后大运时代里,龙岗如何在深圳版图上起舞、如何继续在新起点上跨越发展,这显然是一个需要深思熟虑的命题:

  对于这座城区而言,如何从“城市规划”到“规划城市”?对于大运新城而言,能否在众多新城开发建设中独辟蹊径?对于场馆运营而言,如何在公共空间和商业利用中取舍?对于城市管理而言,能否让“大运标准”延续下去?对于行政效率而言,能否让大运精神真正融入行政公务?

  这是后大运时代龙岗需要思索的命题。毕竟,大运会结束后,龙岗一方面需要同珠三角其他类似城区、深圳兄弟区相互竞争,一方面要与深圳其他兄弟区一道,承担起在转型年代里的共同使命。

  对于龙岗发展而言,重要的不是取决于这里修建了多少现代化的房子、刷新了多少老旧的居民自建楼房,而是对这座城区发展攸关的长远、科学、可持续实施的规划与建设;重要的不是取决于在城市化的过程中美化多少景观、种植多少树木,而是绿化植树背后的对于营造人居环境、营造人与城和谐关系应秉持的基本敬畏和原则态度。

  “五一”前夕,媒体报道了这样一则消息——大运村“五一”将首次向公众开放。

  原来,由大运村变身而来的深圳信息学院在5月1日举办校园开放日活动,邀请市民入村参观,这也是已变身校园的大运村首次向公众开放。开放日的主要活动包括参观该校大运村新校园,感受大运级别的志愿者服务:免费体验包括大运羽毛球决赛和足球预赛场馆的校内体育场地、欣赏师生文艺演出、校内登山、俯瞰大运村全貌……

  2011年,第26届世界大会让世界了解了龙岗,而大运会的主场馆正位于龙岗龙城街道的龙红格社区。高高矗立的3座大运会场馆,仿佛3颗水晶石镶嵌在大运湖畔,在夏日阳光下熠熠生辉。这个有着“水晶石”美称的大运会建筑,其脚下正是一个个离大家并不遥远的村庄:龙口、红旗、格坑……

  对于许许多多原住民而言,龙红格社区是个新名词,这个产生不足10年的新地名,位于龙岗龙城街道西部,在大运新城规划范围内。在原住民的记忆里,更多的是以前的那些村庄名字。

  龙红格社区副站长彭步林称,2006年5月16日,龙红格社区从龙岗区横岗荷坳社区行政划分后新成立,辖有龙口、龙二、红旗、格坑4个自然村(居民小组)。

  “从后来看,龙红格社区就是为了体育新城和大运的拆迁而成立的。”彭步林说,龙红格社区其实就是龙口(龙二)、红旗、格坑几个村庄的第一个字合起来组成的新地名——为了纪念这几条村。

  如果不是体育新城规划,如果不是大运会成功申办,龙口、红旗、格坑这些村庄里,是再平常不过的生活:

  有工厂,有厂房;有楼院,有出租屋;有许许多多天南海北来此谋生的打工者;有村民经常集聚的祠堂;有茂盛的龙眼树下打扑克的人,有大黄狗,还有白天慵懒的黑猫……

  在这样的盛夏,每到夜晚,村里自建的篮球场上热闹非凡,场上热火朝天,场外坐着各色人群。外来青工和本地居民,或踱步,或闲坐,或站着,看球纳凉,打发时光。

  对于这个村庄而言,一段传说,一个向往,一个家族遗留下来的祖训,是人们解读一个村庄的密码。

  “早两年清明扫墓时,还特意回到当年我家的那个地方,发现那口水井还在,不知道现在还在不在……”龙口村原住民罗润媚说。

  而在许多龙红格人的记忆里,房子没了,院子没了,门前的龙眼树和青草池塘没了,但祠堂还在,还可以盛放一些往事。

  夕阳西下,南方的晚风起来,偌大的大运村里,一片金灿灿。一座名为“南朝世居”的纪念园在大运村内与现代建筑相得益彰。位于运动员公寓A楼楼下的,正是格坑村的百年祠堂。祠堂对于传统宗族而言,有着不可替代的地位和作用,在格坑村的历史中也承载着众多的集体记忆。

  彭步林曾是格坑村的原住民。在那里,按照当时的村内规定,他在村内有2套自建房,跟许多村民一样,“一套自住,一套用来出租”,“三层半的房子,住得很舒服”。

  格坑村民曾经朝夕相处的“南朝世居”,经过文物专家的鉴定,历史文化价值被发掘出来,完整地保留了下来,“大运村为古建筑‘让路’”成为大运村建设过程中一件有意思的事情。

  “南朝世居”保留了清代广府建筑格局,是龙岗广府陈姓繁衍、发展、迁徙和开发龙岗的历史见证,也是研究深圳广府民系及其历史文化的重要实物,其古建筑中的祠堂和民居已有100多年历史。

  作为龙岗清代建筑的代表,“南朝世居”在大运会期间成为各国大学生在大运村中管窥岭南传统文化的窗口,如今陪伴它的则是一茬又一茬的高校学生。

  对于龙红格的原住民而言,“南朝世居”依然是盛放记忆、寄载情感的处所:一面是滚滚向前、难以逆转的时代大势以及城市化所带来的前所未有的剧烈变化,一面是祖祖辈辈耕耘、生息的原住民群体。

  这是大运会给予一座村庄打下的烙印——浩浩荡荡的时代大势与复杂的生命个体之间的张合,在大运会的建筑一域,得以最集中的体现。

本文转自当客资源站

大运不了情:闭幕只是新起点 下载地址

Tag: 主新闻中心主发言官

大运不了情:闭幕只是新起点 说明

  • 如无特别注明,本站压缩包解压密码均为
  • 如果下载不了请按这里报告错误(请务必填写邮箱地址,修复后会联系您)。
  • 为了保证您快速的下载速度,我们推荐您使用[网际快车]等专业工具下载。
  • 为确保下载的软件能正常使用,请使用[WinRAR v3.62]或以上版本解压本站软件。
  • 大运不了情:闭幕只是新起点为网上收集,若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

大运不了情:闭幕只是新起点评论   发表评论

回到顶部